第1章 像我们这样的关系

  “呼……呼……”

  一陣深刻的痙攣之後,一道粗重的吐氣聲在我耳邊響起。

  我還沒緩過神來,這個男人已經絕情的扔下了我,走下床。

  我勉強睜開眼睛,他已經穿戴整齊,恢復了一絲不苟,神清氣爽的模樣。

  彷彿剛才在我身上一逞獸慾的男人,根本不是他。

  “你這就走了?我身上還粘著你的東西,不給我清理了嗎?”我十分不舒服的問道。

  以往每次,他都會幫我清理完再走。

  “今天忙,你自己擦吧。”他背對著我說話,聲音冷漠而充滿磁性。

  “那我們下次什麼時候見?”我問。

  “再約。”

  他丟下了兩個字,直接走出了總統套房。

  房間裡一下子變得靜悄悄,我甚至能聽到自己的呼吸聲。

  這個男人,不是我的男朋友,更不是老公,只是一個陌生人。

  兩年前我情場職場皆失意,於是外出旅行,就在三亞一個酒店的酒吧跟他遇上了。

  當時我一杯接一杯的喝著酒,他接近我的時候,我只覺得眼前是一張帥得讓我恨不得立馬跟著上床的臉。

  在酒精的麻痺下,荷爾蒙氣息的強烈散發下,我無恥地跟他互撩,然後在對彼此一無所知的情況下,我們以成年人的方式滾到了酒店的床上,進行了一場人性最原始的交流。

  柔和的光線,有力的雙臂,我披散的長髮和潔白的面板,在一波比一波洶湧的浪潮中跌蕩起伏。

  整個過程,美好而震撼。

  原本只准備一夜情的我們,卻發現彼此身體的契合度達到了完美。

  於是,互留了電話號碼,他說他叫何年,我順勢告訴他我叫馬月。

  我們從一夜情發展成了長期炮友。

  這一約就是兩年,而且時間大都在週五或者週六的晚上。

  我給我們的關係取了個名字,週末炮友。

  第二天,我從酒店裡醒來,立刻接到同事兼好友林向晚的電話,提醒我今天還有一個重要會議。

  林向晚是我最好的朋友兼同事,她有一個男人叫顧牧,也是純粹的肉體關係。

  我風風火火的往公司趕去,可還是遲到了五分鐘。

  當我進會議室門時,瞬間看到了坐在會議室最前面的那一位。

  他一身正裝,五官俊逸的讓我合不攏腿,然後我整個人都傻愣了。

  “我眼睛是不是出問題了?還是我的精神出現了幻覺?我怎麼會看到何年?他怎麼會出現在我們公司的會議室裡?”我的內心在翻滾著,咆哮著。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下次如何找到我:

關注龍貓小說facebook粉絲主頁

方式一:點選上方按鈕關注後,點選【使用應用】繼續精彩閱讀;

方式二:點選頁面右上角【···】收藏或儲存連結加入收藏夾/我的珍藏,方便下次閱讀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