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章 会议室里的那个男人

  我都不知道我是怎麼坐到會議室裡的,何年在講什麼我完全不知道。

  林向晚在筆記本上寫了一段字然後放到我眼前,上面寫著:“新降大BOSS陸景年。”

  我腦子裡全是轟鳴聲。

  陸景年?

  特麼何年又是誰?

  整個會議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熬過來的。

  會議結束時,陸景年淡淡地說道:“遲到的那位,留下來!”

  其他的同事都用一種同情的目光看著我,迅速離開。

  “說說,為什麼會遲到?”

  我實話實說:“不好意思,電梯太擠沒趕上。”

  “這麼說,你是踩點上班的人。”

  我有些不爽地回過去,“偶爾。”

  同時,我在心裡嘀咕他,誰會像他一樣變態上班就開會。

  顧景年像是識破了我的內心一樣,說道:“這次會議是提前一週通知的,郵件是加五星的重要,你身為財務經理,就是這樣的工作態度?”

  聽著這訓斥的話,我無力反駁,但是心裡卻憋著一股怨氣。

  “我又不是故意的,昨天太累所以早上多睡了兩分鐘。”我說的也是實話,昨天晚上陸景年就跟瘋了一樣在我身上來回折騰了好幾次,做到第四次時,我整個人都只差癱瘓了。

  要不是他,我又怎麼會遲到!

  “你晚上做什麼事情,不需要向我彙報,我要的只是你的結果。”陸景年冷著一張臉,居然連看都沒有看我。

  我怒了!

  脫了褲子就把我身體榨乾,提了褲子就不認人!

  一恕之下,我脫口而出:“陸景年,你裝什麼裝,別以為你人模狗樣的站在會議室裡講一通資產重組,我就不認識你是何年。”

  陸景年抓過我的胸牌,冷聲一笑,“許小如,你想怎樣?”

  我大腦一時短路,“什麼怎麼樣?”

  “公是公,私是私,你在工作上犯了錯別想著靠私人關係來走通道,在我這裡,咱倆還沒熟到那一塊。”

  “你想多了,我只認識一個叫何年的禽獸。”我無恥的反諷回去。

  陸景年一聽到我罵他是禽獸,他一個反手就握著我的下巴。

  “放開我,你弄痛我了!”我皺著眉低吼著。

  陸景年沒有要放開我的意思。

  於是,我果斷的咬著他捏我下巴的右拇指。

  哪知,陸景年那個禽獸,無恥的把他的右拇指伸進我的喉嚨並來回滑動著,“我是這麼禽獸的讓你興奮一次又一次的嗎?”

  瞬間,我臉脹得通紅。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下次如何找到我:

關注龍貓小說facebook粉絲主頁

方式一:點選上方按鈕關注後,點選【使用應用】繼續精彩閱讀;

方式二:點選頁面右上角【···】收藏或儲存連結加入收藏夾/我的珍藏,方便下次閱讀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