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章 泼一身脏水

  “向晚,謝謝你!”我由衷地向她說道。

  她鼓勵我,說道:“就算顧牧不幫我們,我們一樣也可以想到辦法解決問題的。”

  停了一會,她又對我說道:“陸景年出差了,你知道嗎?”

  我搖了搖頭,冷嘲了一句,“他倒是會選時間出差。”

  “你現在有懷疑的人嗎?”

  我依舊搖了搖頭。

  接下來,林向晚又幫我分析了一些事情,可是始終沒有什麼大的進展。

  最後。

  我下午直接去了一趟私家偵探,把公司三個可疑的物件讓私家偵探幫我盯著,不管希望大不大,只能死馬當作活馬醫。

  回到家後,我便閉門不出。

  我將房間裡所有的燈開啟,把電話關機,因為我受夠了那些騷擾電話和簡訊。

  “我該怎麼辦?”

  “我要不要起訴那些媒體?”

  “起訴的話事情就會鬧得更大,我能贏嗎?”

  我問自己的同時,也在想陸景年到底在幹嘛?這件事情是不是他做的?如果是他做的,那我起訴那些媒體要贏的機會就很小了。

  陸景年的電話一直處於關機狀態或者無法接通狀態,他到底在搞什麼?

  我不知道自己在沙發上躺了多久,等到我醒來的時候天居然大亮了。

  因為有一份重要的資料今天核算出來,所以我還是去了公司。

  到公司樓下的時候已經十點了。

  我提著包包走出電梯,沒有留意旁邊。

  突然間。

  有人在身後叫我的名字。

  “許小如!”

  我本能的轉過身,卻怎麼也沒有想到,迎接我的竟然是一盆紅色的液體。

  “啊!”我一邊叫著一邊噁心著後退。

  我渾身都被淋了東西,視線受阻,出於一種自我保護,我大聲地呵道:“你是誰?你想幹什麼?”

  “你個不要臉的賤人,你敢勾引我老公,還想逼著我老公離婚,你這隻人賤可欺的野雞,我今天就要撕破你這張臉!”

  對面的女人立馬就撲了過來,迅速的抓住了我的長髮,我痛得想死。

  “你有病!你放開我,我都不認識你是誰!”

  那女人卻死死地纏著我,對我又是抓頭髮又是亂扯著撕衣服。

  這種情況下,我也只能用一切我能想到的武力招數去還擊她,並大聲地警告她:“如果你再不放手,我會報警!”

  “哈哈!你這個賤人,做小三勾引我老公還敢報警,我看哪個警察敢管,像你這種女人,我沒潑你硫酸潑你狗血就已經算是對你的仁慈了!”

  “你個賤貨不就是覺得自己在這樣高大上的公司上班牛氣嘛,我現在就要讓你們公司的人看看,你這種野雞是什麼貨色,你這樣的賤人就該被公司開除。”

  我們的爭吵聲引來了公司的人旁觀。

  大家你一言我一語的旁觀著,看著我跟眼前的潑婦扭打成一團。

  我能想像得到,她們肯定在內心裡發笑,原來我許小如居然是小三,而且還跟人撒潑。

  直到我聽見林向晚的聲音,“小如,你閃開,讓我來!”

  我看見林向晚拿著一根大拖把朝我們這邊揮過來,我趕緊閃到一邊,然後看著向晚手上的拖把糊了那個潑婦一臉。

  解氣!

  沒一會,保安就上來了。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下次如何找到我:

關注龍貓小說facebook粉絲主頁

方式一:點選上方按鈕關注後,點選【使用應用】繼續精彩閱讀;

方式二:點選頁面右上角【···】收藏或儲存連結加入收藏夾/我的珍藏,方便下次閱讀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