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章 泡咖啡的余波

  男人的大手握住她臉上的鏡框,伸手就準備將眼鏡扯下。

  就在這時……

  “爵,我跟你說……”

  冷辰曦推門而入,看見自己的好友將一個女人逼入牆角,從他的角度看上去,都快吻上女人的額頭了,只是因為距離,看不清女人的面貌。

  “你……你們……”

  冷辰曦一句話也說不出來,愣愣的看著面前的兩人。

  喬小橙聽到一道有些熟悉的聲音,立刻看上了門口。

  而帝風爵也停下了手中的動作,抬頭看到冷辰曦不敢置信的眼神後,開始反應過來,此刻他跟她的動作是極為曖昧的。

  立馬站直了身板,扯了扯自己的白色襯衫,帝風爵冷冷地說道:“再給你一次機會,立馬重新去泡兩杯咖啡進來。”

  “是,我馬上就去。”喬小橙像受驚的兔子一樣,迅速的走了出去。

  路過冷辰曦身邊的時候,冷辰曦發現這個女人竟然就是前幾天在樓下碰到的女人,頓時有些吃驚的開口:“是你?”

  喬小橙尷尬的點了點頭:“那個……我去給你們準備咖啡。”

  冷辰曦看著喬小橙離開的背影,轉而又將視線放到了帝風爵的身上:“怎麼,你又欺負新來的祕書了?”

  聽言,帝風爵白了他一眼:“你們認識?”

  冷辰曦坐在他對面的沙發上點了點頭:“嗯,見過一面。”然後將手上的檔案丟給了他:“這是奧天酒業的收購計劃書,你再看看,有沒有需要補充的!”

  “對了,我聽說你這個祕書啊,可是行政部的總管夏萌萌介紹過來的,要是這個祕書你還不滿意的話,我想你大可不必再找祕書了。”

  聞言,帝風爵挑了挑眉,勾脣,這還是他第一次聽到自己的好友誇一個女人,不禁露出了一抹詫異的微笑:“是麼?說來聽聽。”

  冷辰曦笑道:“我聽說他曾經在唐昊天的手底下幹過三年的祕書,而且非常的出色。”

  唐昊天?那個性格詭異的傢伙?

  帝風爵曾經想和他們公司合作,但是由於那個傢伙的性格太過詭異,於是放棄了,沒想到她竟然在他的手底下幹過三年的祕書。

   能在上千人的應聘中脫穎而出,做了那個怪異的傢伙三年的祕書,而並沒有遭到他的任何不滿,需要怎樣的精力和能力,顯而易見她的工作能力還是不錯的,帝風爵的眼裡不由得多了一抹讚許。

  他對他的這個祕書真是越來越有興趣了……

  恰巧這時候喬小橙端著兩杯咖啡進來,冷辰曦立刻跳起來迎了上去:“剛好我口渴了,你就過來了。”

  喬小橙尷尬的笑了笑,將一杯咖啡遞給了他的手上。

  冷辰曦用手去接的時候手指無意間碰到了喬小橙的手心,一種其妙的觸感,讓他一愣。

  喬小橙不由的後退了一步,不著痕跡的躲開了冷辰曦的手。

  而兩人的動作全部都被站在一旁的帝風爵看在了眼裡,心裡莫名的一股煩躁,眯起眼眸,端起咖啡抿了一口。

  入口的感覺讓他為之一愣,他喜歡苦咖啡,而這杯咖啡裡有一股香甜的滋味,蔓延在齒中……

  但是,竟然奇蹟般的好喝。

  現在他對她這個祕書的工作能力,有些肯定了。

  冷辰曦也端起咖啡喝了一口,咖啡的香甜讓他意猶未盡,很快一杯咖啡就見底了。

  “喬祕書,能不能再為我去泡一杯?這咖啡的味道還真不錯。”冷辰曦誇讚道,說著就將杯子遞了過去。

  而旁邊的帝風爵聽到冷辰曦的話後,不禁皺起了眉頭。

  “好!”喬小橙點頭,剛準備出去,就突然聽到一道冷冷的命令:“喬祕書,我餓了,去味湘閣幫我點一份午餐!”

  “啊?”喬小橙一愣,有些詫異,剛準備說話,只聽旁邊的帝風爵又開口了:“冷辰曦,你是不是很閒啊?中東那邊倒是有幾個專案,需要……”

  “不……不閒,絕對不閒!”冷辰曦立即站起身,他才不想被丟到中東那種鳥不拉屎雞不生蛋的地方去,於是對喬小橙說道:“喬祕書,我先走了啊,你的咖啡我下次再喝!”

  說罷,不等兩人再說話,直接離開了。

  喬小橙囧死,呆愣了瞬,再抬頭時竟然發現帝風爵突然湊進了她。

  此刻他與她的距離竟然只有三釐米不到……他吐出的熱氣都能夠直接撲到她的臉上了,一陣癢癢的酥麻感覺……

  “總、總裁……”喬小橙有些窘迫,下意識的別過了頭去,臉頰不由得有些泛紅了起來。

  帝風爵伸手捏住她的下巴,掰過她的臉,讓她面對面的看著自己……

  眼前是一張英俊無比的臉,喬小橙的心跳禁不住的漏跳了半拍,就在她失神之際,帝風爵突然邪魅無比的開口道:“還不去買午飯!”

  喬小橙一愣,立即回過了身來:“好,我這就去……”

  說著,不敢再看他,逃也似的跑了出去。

  離開帝風爵的辦公室,喬小橙這才鬆了一口氣……天吶,該死的,她剛剛竟然被這個男人給誘惑了,還臉紅!呸,她究竟臉紅個什麼勁兒啊,帝風爵這種對待女人如衣服一般的男人,不適合啊不適合!

  想到這裡,喬小橙又狠狠的鄙視了一下自己。

  乘坐上電梯,喬小橙又拍了拍自己的臉頰,警醒的對自己說:“喬小橙你是來工作的,不是來犯花痴的。”

  不一會,就到一樓了,剛好看到了正準備吃午餐的夏萌。

  “萌萌。”喬小橙快步的走過去,挽住她的胳膊。

  “怎麼了?看你一副哀怨的模樣啊!”夏萌看了她一眼,然後兩人並排的走了出去。

  喬小橙悄悄的在夏萌耳邊小聲的嘀咕著。

  “什麼?你給帝總泡了速溶咖啡?”夏萌吃驚的大叫了一聲。

  公司一樓來來往往的員工都望向她們倆這邊,喬小橙趕緊低下頭,她可不想引人注目,咬了咬下脣,小聲的說:“萌萌,你小點聲音,大家都看著你呢!”

  夏萌抬頭看了看四周,發現了不少員工都以異樣的眼光看著她們兩,她也學著喬小橙的樣子低下頭去,兩人快步的朝公司門外走去。

  “你也真是笨,什麼人的話都相信。”夏萌和她走到一處掩蔽的地方後,用手指點了點她的腦袋。

  “我的心思都放在工作上了,哪裡有那麼多的精力揣摩其他人是不是要害我。”喬小橙揉了揉額頭。

  “你啊你,好歹也是混了職場3年的人,怎麼還能被這種小把戲給害了呢!雖然說,害人之心不可有,但防人之心不可無啊,你以後就長長心眼吧。”夏萌怒氣衝衝的說道。

  “好了,好了,我知道了。我不是已經完美的解決了問題嗎?”喬小橙敷衍的說著,拉著夏萌就往味湘閣那邊走去。

  “嗯?這不是去味湘閣的方向嗎?怎麼你想請我吃飯,也不用這麼大費手筆啊!”夏萌雖然這樣說著,可是腳下走的更快了。

  “你在想什麼呢?”喬小橙無語的看著她:“你還好意思說,我可是要養兩個孩子的人啊!你好意思剝削我。”

  “那你還拉著我往這邊走。”夏萌像看白痴一般的看著她。

  “還不是……”喬小橙話還沒有說完,手機就響了起來:“噓。”她馬上伸起一根手指在脣上做著靜聲的動作。

  夏萌馬上捂上嘴巴,也不再說話了,明白的點了點頭。

  “喂,帝總,您有什麼吩咐。”喬小橙馬上恢復工作時的模式,一本正經。

  “要你買個午飯,你買到哪裡去了,還不快點。”帝風爵的聲音非常的大,看得出他生氣了。

  “好的,馬上就好。”喬小橙努力的剋制著自己的怒火,笑著說。

  掛了電話後,喬小橙撅了噘嘴,真是個事多的男人。

  夏萌已經從剛才她的態度中已經猜出是誰了,試探性的說:“難道你是要去給總裁買午飯。”

  “恭喜你,答對了。”喬小橙無奈的點了點頭。

  “姐們,祝你好運。”她說完就逃之夭夭。

  “萌萌,你不愛我了,居然不和我一起去。”喬小橙看著夏萌遠去的背影。

  夏萌頭也沒有回頭,對著她搖了搖手:“再見。”

  喬小橙只能認命的去給帝風爵買午飯去了。

  回來後,又被他折磨了一番,終於下班了,喬小橙直接蹭著夏萌的車回家了。

  “哎呀,好想我的兩個寶貝啊!”喬小橙回到家直接換上拖鞋就趴到了沙發上。

  夏萌走到廚房,拿起水杯接了一杯水,看著沙發上的喬小橙,冷悠悠的開口:“你就在這裡炫耀吧,還不是想念雨涵的手藝。”

  “萌萌,你就不要揭穿我嘛。”喬小橙爬起來,回到臥室換下職業裝,穿上舒適的家居服,摘下黑框眼鏡,頭髮隨意的紮了個丸子頭。

  夏萌看著她:“你說你,好生生的不當你的大美人,非要辦成一老太婆,真心不懂你。”

  “長的漂亮也是一種罪過。”喬小橙盤腿坐在沙發上,隨手點了兩份冒菜。

  “小橙,你這是在炫耀嗎?”夏萌氣鼓鼓的看著喬小橙。

  “你可以這麼認為。”喬小橙看了看手機上的時間,剛好可以和寶貝視訊。

  “嗨,寶貝們。你們在學校裡乖不乖?”看著手機螢幕上出現的兩個小寶貝。

  “媽咪,我們什麼時候可以回家裡啊!”喬雨涵皺眉,他覺得幼兒園太無聊了。

  “星期五就可以回家了,我去接你們。”喬小橙看著他們也很是的想念。

  聊了一會天后,就結束通話了,因為幼兒園裡也是有規定的。

  剛好點的外賣也已經到了,兩人坐在沙發上吃的很是開心。

  “太好吃了。”雖然辣,可是喬小橙覺得辣的值得。

  “那是,下回帶你去吃火鍋,那叫一個爽。”夏萌拍了拍她的肩膀,說道。

  兩人打打鬧鬧的,很晚才睡去。

  ……

  喬小橙悲催的第二天一早,有些睡過頭了,想想坐地鐵肯定趕不上了,於是就直接蹭上了夏萌的車。

  到公司後她還是有些發睏,看來以後不能熬夜了,走到茶水間給自己泡了一杯咖啡,想提提神。

  看了看手中的咖啡,喬小橙想了想,反正等會兒還是要給帝風爵衝咖啡的,何不現在就端過去給他,以免待會還要跑一趟,挺麻煩的。

  喬小橙端著泡好的咖啡,一步步的朝帝風爵的辦公室走去,看著微微掩著的門,不假思索的推開了門走進去。

  “帝總,早上好,您的……咖啡……”

  啪……

  臥槽!

  看到眼前的一幕,嚇得她直接把手裡的咖啡杯都給打翻了。

  只見一個烈焰紅脣,穿著吊帶裙的美女,直接趴在帝風爵的懷裡,很是曖昧。

  喬小橙馬上反應過來,轉身就退出去了,還不忘順帶著把門給關上了:“我……我什麼也沒有看到,你們繼續,繼續吧……”

  砰!

  關上門後喬小橙默默的坐回自己的辦公桌前,眼角直抽搐。

  原來她一直覺得外面那些新聞還有同事們之間的八卦都是假的,說什麼,帝風爵私生活很亂啊!一天換一個女友啊!換女友如換衣服啊!真的是什麼樣子的傳聞都有。

  本來她就是一個很少看娛樂八卦的人,這些訊息還是從同事那裡偷聽的。

  如今看來,這事兒不假,畢竟眼見為實。

  通過這件事情,喬小橙覺得自己很有必要考慮一下,是否要把帝風爵是孩子們爸爸的事兒,告訴喬雨涵和喬小雪了。

  雖然他們倆人很乖從來沒有在她面前問過爸爸是誰,可是她知道,他們還是很想有爸爸的。

  不過現在看,帝風爵實在是花心,肯定也不會在乎孩子什麼的。

  也許?知道後,還會從她這裡搶走孩子。

  喬小橙眉頭緊皺,不行,一定不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,孩子是她最後的依靠,她不能失去他們。

  就在她胡思亂想的時候,門‘啪’的一下,被打開了。

  “你個醜女人,長得這麼醜還想和我搶!”女人指著喬小橙的鼻子就罵道。

  喬小橙覺得一陣的無語,她幹什麼了,難道著女人是慾求不滿,來找她出氣?

  “對不起,我想我有必要澄清一下,我已經是兩個孩子的媽了,而且我長得的確很醜的。”喬小橙不想惹上麻煩,這種事情要解釋清楚最好。

  女人微微的一愣,明顯的態度好了一些:“有自知之明最好了,野雞就是野雞,不要妄想飛上枝頭變鳳凰。”

  “是的,是的。”喬小橙非常誠懇的點頭。

  女人藐視的看了她一眼,然後戴上太陽鏡,扭著豐臀就離開了。

  喬小橙看女人走後,鬆了一口氣,終於走了。

  “進來!”

  就在她竊喜自己的機智時,帝風爵冷冷的聲音傳來。

  喬小橙一聽,就知道該來的還是要來的,躲不過去的,於是立馬挺直身板走進去了。

  帝風爵翹著個二郎腿,絲毫沒有尷尬的樣子:“先泡一杯咖啡來,然後再把地上打翻的咖啡,收拾乾淨。”

  “是。”喬小橙微微低頭,點了點頭道。

  只是,讓她奇怪的是,在帝風爵的辦公室裡沒有聞到歡愛後的那種味道。

  帶著疑慮,她還是去茶水間泡了一杯咖啡。

  “帝總,您的咖啡。”喬小橙把咖啡放在了桌上,然後拿著抹布開始清理地上的咖啡嘖。

  因為穿著職業裝的裙子,沒有辦法完全的蹲下去,她只好單膝跪地,一點點的擦著地板。

  帝風爵坐在辦公椅上,手裡喝著咖啡,眼睛卻盯著喬小橙。

  這個女人裸露在外的肌膚雪白,吹彈可破,胳膊和腿都很纖細,從側面看去,前凸後翹的,不得不說身材很好。

  突然,帝風爵了放下手中的咖啡,朝她走了過去,一步一步的靠近著。

  喬小橙心中已經咒罵了帝風爵上百遍,你個死變態,你個花心大蘿蔔……

  她突然感覺到身後的異樣,嚇得慌忙的站了起來,轉身看向帝風爵,只見他慢慢的向自己靠近,她的心裡頓時一陣不安,下意識的就往後退。

  她退一步,他就向前進一步……

  步步逼近,根本不給她猶豫的機會,直到她碰到背後冰冷的牆壁。

  “怎麼不退了?”帝風爵伸手捏住她的下巴,臉上帶著些邪魅笑,十分誘惑。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下次如何找到我:

關注龍貓小說facebook粉絲主頁

方式一:點選上方按鈕關注後,點選【使用應用】繼續精彩閱讀;

方式二:點選頁面右上角【···】收藏或儲存連結加入收藏夾/我的珍藏,方便下次閱讀!